聚焦深度贫困 助力健康扶贫
本报讯 为弘扬五四精神,聚焦深度贫困,助力健康扶贫行动。5月4日,在淮南市工商联的组织安排下,在淮...
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召开
日前,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在宣召开。会议由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
省工商联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
2月24日上午,省工商联在机关会议室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专题研究商会调解、仲裁课题组调研等有关...

乐在旅途

喀 什 之 恋

发布日期:2018-11-8 作者:本报记者 徐静 来源:

  

 

30年前,作家周涛就说过“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喀什,维吾尔语为“宝石集中的地方”。它东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依喀喇昆仑山,与西藏阿里为邻;西靠帕米尔高原,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接壤;北接天山与阿克苏相连。远在汉朝,横贯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进入塔里木盆地以后便分为南北两道而行,绕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后又在喀什交汇,然后越过帕米尔高原,通往印度、伊朗、西亚、欧洲等地。

数千年来,喀什一直保持着东西方贸易交汇点的地位。她静静地坐落在天山南麓,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淡然恬适,遗世独立的样子。

98日下午3时,飞机落在喀什机场。高原明丽炫目的阳光照得我们睁不开眼,出租车向酒店疾驶,女司机不停地给我们介绍喀什老城好玩好吃的。不知何因,我对喀什第一印象是热烈。到酒店放下行李,我就迫不及待扑向了老城。

 

喀什孩子

 

入住的新杭酒店位于老城的中心地段阿热亚路,路两边都是伊斯兰风格的商铺,维吾尔族文字的招牌,像游动的水草,飘逸灵动。置身其中,就像行走在光怪陆离的中亚古城。街道两边隐藏着无数个小巷,花砖铺就路面,宽一点的能过汽车,窄的仅是一人能过;长的曲径通幽,短的咫尺迈过。巷子东转西折,南弯北错,迂回深处是维吾尔族民居。民居很有特点,都是两到三层土木结构的小楼。客厅、居室由木质楼梯连结。家家都有大小不等的晾台,或临街或临巷弄,用于养花或置放盆景。盆景、鲜花与民居的廊柱、木雕、挑檐上的各色花饰交相辉映,错落有致,幽静清新。有时两条巷道的相接处,会有跨街架起的一间廊桥,让小巷更是增添几分古朴与幽深。

走在街上,这些幽深街巷里会涌出一群群孩子,肆无忌惮地嬉闹,在你身边不停奔跑。他们大多7岁以下,五官有着欧罗巴人特点,皮肤白皙,眼睛湛蓝,鼻梁高挺。我向来喜欢孩子,掏出手机给他们照相,谁知他们一点都不怯场,摆出各种POSS,照好了,还要你从手机相册里翻出来,看看自己帅不帅。

在喀什的5天,我每天都和他们玩耍,那时光,是我最开心放松的。

第一天下午,我带着对这个城市的充分好奇,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晃着。随意拐进一条巷子,尽头是一户人家,我推开虚掩的大门伸头一望,三个小帅哥并排坐在炕上看维吾尔语电视,家里没有大人,我在窗外用手势招他们到院子来,三个小家伙先是迟疑,后来大概被我慈爱的笑容所感染,一窝蜂都出来了,给我摆各种各样的动作,还配合适当的表情,有笑逐颜开的,有生气嘟嘴的,有面容狰狞的,那个萌萌哒样子引我开怀大笑,看到我笑,他们表演得更起劲。离开时,我很不舍,想不出怎样去犒劳他们,掏摸半天,只有几颗枣给他们,稍大的那个孩子忽然拽我衣角,我再次蹲下来,他趴我耳边用生硬的汉语“谢谢---姨”,不很清晰的稚声稚气让我心里一热,我一一给孩子们一个扎实的熊抱。他们都不太会汉语,但他们能从你的笑容你的动作中读出善意。

晚上十一二点,老城的孩子们仍在街道上成群结队嬉闹,有的骑车有的踢球,我兴致所至,有时会抢过他们的小自行车,歪歪扭扭骑上一段,让一群孩子在后面吼着跑着,就像回到小时候在校园里做孩子王的感觉。

有天黄昏,我坐在街头小广场休息椅上,一边刷微信,一边看几个孩子踢塑料皮球,好几次,球正好落在脚下,我可不放过这机会,上脚就踢,都把球传给一个最小的男孩。他争不过那些大孩子,得帮他。未想,他们的球赛结束了,那个小男孩歪歪哒哒跑到我跟前,用脏兮兮的小胖手,从一个绿色食品袋里掏出薯片,往我嘴塞,我毫不犹豫的吃下了,一点也不在意他的手脏。那一刻,我感动极了,这么小的孩子就懂得感恩!甚至萌生了一个念头,和当老师的妈妈一起来喀什义务支教,和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

 

喀什人家

 

喀什老城被誉为“西域丝路的活体记忆”。各民族在喀什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发展、融合,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和风俗习惯。在喀什短暂的几天,我的体会尤甚。

99日,是我在喀什的第一个早晨。这里与内地有2.5小时的时差,因此8点多的街道,还是空寂无人。正因为这空寂,老城在刚刚升起的太阳照射下显得清澈柔和,我漫步其中,看着裸露坦诚的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街道,情绪饱满而激动。随意拐进一条铺满鲜花的小巷,路的尽头有两个维吾尔族妇女用水管在浇花,看到我走过来,她们热情地用扬声汉语打着招呼“你好,你好”。当然,我以更热烈的笑容回报她们。一扇大门虚掩,我问“可以看看吗?”其中一位年纪大的立马擦干手上的水,推开了大门。头微低,双手扬起,“请进”,她带我穿过院子,脱鞋进了客厅,客厅装修得金碧辉煌,全套吊顶,墙面贴纸,整套的全皮沙发,满铺羊毛地毯,茶几上摆满了各色吃食。我当时很小人地揣度,“是做商业性家访的人家吗?我该给她多少钱?”

等我在沙发上坐下,妇人领着一个会说汉语的漂亮男孩进来,男孩叫阿布杜拉,上四年级,是妇人的孙子,通过阿布杜拉的翻译,我知道妇人叫热妮来缇。她泡了红茶,用精致的骨瓷茶具给我斟了一杯,我执意要坐在地毯上依着茶几喝茶,热妮来缇见拗不过我,也费劲地放下胖胖的身躯陪我坐了下来,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坐在地毯上,喝着红茶,吃着馓子和馕,用笑容和手势沟通着彼此的心情,看得出,热妮来缇对我的“骚扰”很开心。喝了茶,我们在她豪华的客厅不停地换着角度合影,我们无所顾忌地相拥着,眼光热情地交流着,那一刻,我觉得,我们都是紧密相依的“石榴籽”。不过瘾,我们又转场她宽阔的院子,360度拍各种照片……我告辞时,恰巧热妮来缇的女儿也起床了,她热情地邀请我晚上来吃她亲手擀的面。我怕麻烦就谢绝了。但心里特别温暖感动,在喀什的第一天,我就被点燃!

从热妮来缇家出来,已是艳阳高照。我奔向老城对面的高台民居,可惜因为正在维修中,没能进去。据说,那里是喀什民俗风情遗存最完好的地方。

我又回到老城街上晃悠。不知在哪条路上,一扇灰蓝色的大门很有包浆感,显得厚重气派,我正好奇地打量着,里面走出一位漂亮的古丽,我弱弱地问她“可以进去吗?”她热情地用汉语回我“可以的,可以的”。并领我进到院子交给她妈妈,她才出门。

这是一栋气派的三层小楼,一层有个50平米的天井院子,上面两层建有回廊。院子的木楼梯下放了一张大大的炕,上面置有炕桌。家里有母女两人,女孩是典型的维吾尔族美女,叫热妮娅,美的让你惊艳。小麦色皮肤,浓密的褐色卷发,黑亮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线条分明的嘴唇,笑意盈盈。她的母亲,胖胖的体型,就像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俄罗斯大妈一样,她们都不太会汉语。我在炕上坐下,通过手势和简单的汉语,我知道这个女主人51岁,生有2个女儿。热妮娅主动要陪我上楼参观,上面的三个房间都硕大无比,地面全铺手工羊毛地毯,墙壁的木雕纹饰绚丽,真皮沙发上搭盖白色的绣花盖布,每个房间都精致豪华,热妮娅告诉我,这些绣品都是妈妈手工绣的。从那些细密的花型,可看出女主人优渥的生活品位。

下楼时,我看到进门的左边墙上,挂着一张14寸的前国家总理温家宝走访她家的照片,总理的旁边有一个帅气魁梧的中年男人,热妮娅说那是她爸爸。

趁我们上楼的间歇,女主人已换上了一套白色蕾丝套装,泡了一壶红茶,切了一盘西瓜。茶具是英式的,壶和杯子都是描金玫瑰花纹,不张扬但精致。我在炕上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和她们聊天,她摸着我真丝黑白条纹的围巾说漂亮,当时,我很想取下围巾送给她,可看她们是富裕人家,又不懂民族习惯,就没敢造次。在她家逗留了40分钟左右,我得离开了,女主人热烈地拥抱了我,热妮娅拉着我的手送我出门,我走到已是人流如织的街道上,回头一看,热妮娅仍倚着那扇灰蓝色的门目送我,我用手机定格了她的笑容。这笑容也留在关于喀什的记忆里。

 

晃在喀什

 

走过中国很多城市,没有哪座城市像喀什这样让我放松,自在,迷醉的。在喀什说是游玩不如说是晃悠。

喀什是一个美食荟萃的地方,烤羊肉串、清炖羊肉、烤包子、抓饭、拉面、馕、馓子、灌面肺和灌米肠等,无一不令人垂涎欲滴。

大街小巷到处飘散着烤羊肉串的香味及淡蓝色烟雾。第一天晚上,我就和宁姐结伴去大排档,等烤羊肉串的当口,我们和坐在对面的北京父子聊了起来。他们是骑行游,从北疆喀纳斯一路骑行到南疆喀什,风餐露宿,披星戴月,父亲说是以此来磨练儿子的意志。据他们介绍,一路吃下来,还是喀什的烤羊肉串鲜嫩可口。绝对吃货的我立马加了羊腰子、羊肝之类的,要了一瓶新疆啤酒大乌苏,坐在街边,我和宁姐与北京父子对饮,好不惬意拉风。

一个阳光炫目的下午,我们4个女人晃到《舌尖上的中国》介绍的的百年老茶馆,这幢具有典型维吾尔族风情的两层建筑,浓缩了喀什好几代人的美好记忆。有人说,没到百年老茶馆喝茶,就不算来过喀什。我们上到二楼,立刻被茶水氤氲的热气所包围,即使是白天,茶馆的光线依旧昏暗低迷,供茶客落座的榻面上铺满了精美绚丽的地毯,墙上挂着漂亮的热瓦甫。我们寻了一方临窗的炕坐下,点了藏红花茶,烤包子,凉粉。身旁的维族大爷好像在等待他的老友,他看着我们不说话,但慈祥地笑着,端起茶,小小的抿了一口,似乎给我们示范……藏红花茶颜色金黄,水很烫有点甜,我们端起来品了一下,就看到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人向这边走来,眼睛注视我们旁边这位大爷,打声招呼便坐下侃侃而谈。一壶伏茶,一块烤馕,喝茶,吃馕,听他们用维吾尔语热烈的交流,我想,这是老人一段难得的快乐时光。

茶馆老板阿布力孜·库尔班今年62岁,是个老帅哥。褐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穿件鸭蛋青的衬衫,那风度就像俄罗斯电影明星。他有7个孩子和12个孙子。他是从祖辈手里继承了这座茶馆。茶客稀少时,我们四个女人分别拥着他合影,他不停地“亚克西、亚克西”摆着poss

 

关于喀什,还有好多好多美好的记忆……

916日傍晚,我告别的时候,喀什很难得地下起了雨。我冲出酒店,贪婪地呼吸着雨的味道,深情地打量着这古老空旷的街道,心里五味杂陈,就像要告别思念已久的情人,酸楚、眷念……

借用《罗马假日》里的一句台词,喀什是一座让我永远怀念的城市!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