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乐在旅途

皖北濉溪——临涣古镇

发布日期:2018-1-19 作者: 来源:

  

 

临涣古镇在安徽淮北,不在江南。

江南的古镇,在历代文人的笔下早已被酿制成了醇厚的酒。河渠,乌蓬船,石板路,雨巷里卖杏花的姑娘,茶楼里品茗行吟的诗人,临水而居的高士,深宅大院里的巨贾……临涣没有这些。临涣粗犷豪放。风景是平原的风景,但临涣却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古镇。

临涣古镇地处安徽淮北,是皖北一带声名远扬的茶镇。这里的百姓喝茶习俗已有600余年的历史。漠漠一方平原,既无青山亦无秀水,何以当地人有那品茗的嗜好?我在不少的城市里坐过茶楼和咖啡屋,也听说成都人特爱泡茶馆,可在一个只产粮不种茶的淮北平原乡村里,十里八乡的庄稼人,逢集必来泡茶馆,的确是个稀奇的事儿,这里面的乐子到底何在?确实也是咱们这帮不大不小的城里人感兴趣的。十年前,我曾数次来临涣古镇追寻“棒棒茶”的乡土味,面对迅猛发展的我的国,临涣当然也变了,那“棒棒茶”如今乡人还在喝吗?凑着假日我受朋友之邀,再次寻味古镇临涣。

农历二、四、七、九日是临涣的大集市,每逢此日街上人头攒动,茶楼更是宾朋满座。我们到的那天不摊逢集,寻到老街,便远远望见高高的南阁茶楼矗立在十字路口。时值下午,茶馆里面茶客自然不多,邻居的怡心茶楼也是显得冷清,我们没事,便泡起了乡村茶馆。和十年前不同,茶水分了档次,但仍有亲民的“棒棒茶”。一壶茶水收费1元,这可能还是全国最低廉的茶了。茶馆里泡的这种茶不是茶叶而是茶叶的梗子,当地人俗称“棒棒茶”,主要取自皖西山区、河南信阳等地。必竟是乡村茶馆,来喝茶的都是农民,要上一壶茶水,坐上个半休一天的,花费不多,悠然自在得令人羡慕。

品起这“棒棒茶”还真得别有风味,茶水一入口便感甘淳绵软,滋润喉舌。我早就知道,这完全得益于临涣镇的泉水。同是茶叶棒,出了临涣镇用异地水泡制,绝无这淳绵的口感。所以,十里八乡的百姓均爱喝这里的茶水。

古时的临涣地处苏、鲁、豫、皖贸易往来的交通要埠,是商贸重镇。南来北往的客商聚集在一起,品茶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久而久之当地人也逐渐养成了喝茶的习惯,并一直延续下来。从有记载的《通志载记》中算起,临涣茶饮习俗自明代迄始至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也就因为这里汇集了自明代起便代代“香火”不断的茶文化,而成就了它淮北平原古茶镇的美名。

淮北平原的早晨6点刚过,阳光已洒在了广袤的田野里。我们早被街上的噪杂声吵醒。走到老街,茶馆都是早早地开门迎客了。7点左右,茶馆内多半座位已被镇上的老茶客们占领,怡心茶楼的老板依旧把茶桌在对面的老屋檐下一字排开,这种茶阵可谓是临涣独有,深得乡人的喜爱。不太宽的街衢被早点摊、菜蔬摊、小百货、土杂摊挤得满满的。茶客们早已习惯了这人声鼎沸的场面,全然不顾街面的嘈杂,吃着烧饼,呡着棒棒茶,听着大鼓书,把玩着心爱的旱烟斗。

茶馆里没有四川那种茶博士,老板就是伙计,忙时家人搭把手倒开水。伙计当久了,也就练得一手端壶绝活,在茶馆里经常可以见到双手捏10只茶壶的特技。

到茶馆里听茶客们聊天也是种乐趣,天南地北,轶闻趣事,时事新闻,生活琐事;不论你是南村我是北乡,同桌就是茶友,没有身份的高低贵贱,融融气氛伴着烟雾缭绕,一片谈笑风生。

老街的十字路口上曾经有一家“江淮茶馆”,如今不复存在,问及乡人得知因老屋年久失修而倒塌。让我难释情怀的是它有一个特殊小屋,我把它称之为“江淮茶书社”。朱学成老人每天在这里义务为茶友们读书,听众都是上了年岁的老者,十几平米的房间里有坐着的,也有躺着的。别看他们很随意,但听得格外认真。室内鸦雀无声,只能听到朱老绘声绘色地读着武侠小说的每一章回。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场地,也是全镇茶馆最安静的地方。那些年,当我走进房间时,手中相机快门迟迟不敢按下,生怕破坏了这唯一没有喧嚣的悠然场所。

如今的临涣老屋所剩无几,但走在临涣的街道上,你照样可把农家人那粗犷随意的习性看个究竟。他们饮茶不拘形式,不像高档茶馆里的人正襟危坐。他们三五成堆,或坐条凳,或蹲石阶、门槛,或席地而坐。悠闲地一边品茶,一边抽着旱烟,拉着家常,打着纸牌,搓着麻将,有时甚至还有以瓦片、土块等随手可得的物什为棋子,在地上划一个方阵,玩古老的民间占方棋戏……他们衣着陈旧、粗糙,大声喧哗、骂娘,每到盛夏,必袒胸露背,透着一股北方人的豪气。

八旬老人在茶馆里随处可见,给“棒棒茶”延年益寿的说法加上了可信的注脚。常年茶客基本都有自己固定的茶馆,至于外面世界轰轰烈烈的变革,在这里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数百年前茶馆鼎盛时的风貌,被临涣人固执地坚守到如今,时间在这里仿佛已经凝固。

的确,临涣茶馆有它自己的消费群体,这是江淮农民自个打造出的休闲场所。庄稼人进茶馆,只消花上一元、二元,便可不计时辰地泡在茶馆里。若家有婚丧嫁娶、置办家业的大事,还可邀上几位老兄弟茶馆一聚。一壶老茶,一捧瓜籽儿,私私窃窃地就把事情商量妥了。邻里间发生口角,找个日子茶馆一坐,一边品茶一边倾听双方诉说,是非曲直,秉公评议,直说得双方心服口服,盛怒而来,含笑而去。

更多的还是消遣者,闲来无事,知己相约,或谈古论今,或下棋打牌,吆五喝六,呼风唤雨,给古镇的街街巷巷带来了几许生气。置身老茶馆,茶客都醉心于从或浓或淡的棒棒茶中,细细地揣摩百味人生。

俗话说,天明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足见喝茶首先是生活需求,是日子不可或缺的。棒棒茶以其独有的魅力吸引着万千农家茶客,个中原委不仅仅因它价廉,当归属数百年来老茶馆的文化积淀。是那厚重淳朴的乡土文化,绵绵延续着棒棒茶的历史。

咚咚的大鼓声把我吸引到了南阁茶馆的门前,民间老艺人王艳江在给茶客们说大鼓书,老人们爱听,就连外乡来客也特感兴趣。大鼓书对我来讲已是童年的记忆,这种早被城市居民遗弃的乡土艺术,在这儿还有着许多的听众,草根阶层的传统艺术在本土里还顽强的活着。紧邻南阁的怡心茶馆里,也正在演唱着淮北地方戏拉魂腔(泗州戏的民间称呼),那高亢的腔调足以将人的“魂”给勾拉进茶馆。我想,临涣之所以是临涣,古老的民间艺术和悠久的茶文化并存是其中的主要缘由。临涣的古朴,需要茶馆里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鼓书、地戏韵味来诠释。

南阁街最南端临着浍河,街名是因为那里原先有座古城门楼阁,叫南阁。早在文革时期这座临涣标志性的古建筑就被拆除,留下的痕迹是一小段残墙。我走到这里完全是想去享受自然的田园风光。离镇不远处,包河和浍河友好的相聚一起,携手缓缓流向远方。

在城市里,文人雅士们到高档茶馆里品茗、对弈,意在追寻风雅,体味中国茶文化的风韵。而临涣人饮茶,仅仅是一种自然生活方式的存在,他们质朴的秉性,似乎与风雅无关,但他们却不自觉地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情调,糅进了每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铸就了一道醇厚的地域文化风景。也形成了不同于都市茶道,完全平民百姓化的乡村茶文化。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