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收藏品鉴

徽州三雕美名扬 传承艺术领先航

发布日期:2017-12-21 作者: 来源:

  

徽州绝技展雄风,倾心雕刻运斧工。

雕琢精深扬国粹,誉满世界诚可贵。

新安江畔,山峦叠翠,雄鹰展鹏。大山深处,白色的山墙高于屋脊,屋顶铺就清一色的青瓦。看那门楼上的木雕,院落里的石雕,墙壁上的砖雕,都在向我们展示着徽州工匠超凡的雕刻技艺。

话说徽州山水自古多情,祖祖辈辈沉淀下来厚重的历史文化孕育了一位多情少年。这位少年就是后来成为徽雕第27代传人的查嵘。从8岁拿起刻刀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了要和徽雕结下一辈子的缘。

从设立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成为徽派古建筑考评标准的制定者,到带领徽州三雕走进俄罗斯、德国进行文化交流,再到作为中国徽州三雕艺术领军人物在联合国发言,他都始终致力于推动“徽州三雕”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和发展。

凭借深厚的徽雕技艺和独到的艺术见解,2015年査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贵宾厅创作出《高朋满座》的大型石雕壁画,彰显了中国款待友邦的大国气度,成为向世界展现徽州三雕文化精华的杰出作品之一。

一路走来,査嵘经历过事业上辉煌,也曾千金散尽游走他乡。

他是智者,通过借力媒体传播将徽雕带出大山,一夜间变身千万富翁,然而福祸相依,一次失败的商业经历又让他跌入人生谷底。后来,他的执着和真诚打动了朋友,在友人的帮助下,他再次东山再起,并且带着徽雕艺术品走上世界舞台。

打造独一无二的徽雕酒店

326国道黄山段,冬日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红杉树映射下来,灰瓦白墙时隐时现,好似一幅流动的皖南水墨画。疾驰50多公里,记者来到了位于黄山黟县的徽州古民居,这里正是査嵘从小生活的地方。

跨过高高的门槛,一股清雅悠远的樟木香扑面而来,不张扬、不霸道,悄无声息地渗透我们的心肺,一路的风尘仆仆在此时归于平静。

 

 

这个与查家老宅比邻的建筑就是由查嵘一手打造的现代徽派木雕酒店,整个酒店投资3000万元,采用了来自中国、俄罗斯、赞比亚的上千吨木料,以传统榫卯结构打造而成。一共两层楼,门头、立柱、窗棂、墙壁上手工雕刻了松柏翠竹、蝙蝠鹿兽、如意菱纹等精美纹样,客房布局已然明晰,封顶完工指日可待。

在查嵘看来,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蕴含徽州文化的酒店建筑,更承载了他引领徽州三雕艺术走向世界的梦想。

2016年,俄罗斯圣彼得堡,“安徽走进俄罗斯”经贸文化展如期举行。

会场上,十几位俄罗斯州长将一个中国人团团围住,热火朝天地聊起来。“很好看!”,其中一位州长竖起大拇指,用几个蹩脚的中文表达了对中国人的敬佩,这个中国人就是查嵘。作为徽州三雕艺术的唯一代表,査嵘全神贯注地在现场讲解中国的雕刻艺术,组团前来参观的州长们对雕刻作品上栩栩如生的人物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久久没有离开的意思,直到工作人员反复催促才不舍地往下一个展位走去。

考察团离去不久,那位州长又悄然折返,拿起查嵘面前雕刻着“岁寒三友”(松、竹、梅)的笔筒细细观摩起来。

艺术无国界,尽管语言不通,两人还是兴致勃勃地交流起来,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

当晚,展会嘉宾列宁格勒美术馆馆长——米哈伊尔·彼奥特罗夫斯基盛情邀约查嵘到他家里做客,“我很少邀请别人来我家,在我这里你看见什么喜欢的尽管开口,我只想交换你雕刻的‘知足常乐’。”

“受宠若惊”之余查嵘陷入了沉思:中国的徽雕艺术博大精深,在俄罗斯尚且如此受欢迎,能不能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呢?

在査嵘看来,作为单一的艺术展品传播永远只是一个小众的市场,想要让静态的、远离大众的徽雕走入更多人的生活,甚至走向世界,就一定要让艺术和生活、商业相结合。于是打造一个和现代人吃、住、行息息相关的木雕酒店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回国后他立刻行动起来,第一步就是把自家老宅旁住了50多年的房子给拆了,在原址上新建酒店。“我没盖过房子,更不懂施工,所以没有任何图纸,所有的设计和构思都在我的脑海中。”

为了打造自己梦想中的酒店,查嵘亲自上阵。每天他在施工现场向建筑工人和雕刻工匠口述究竟要怎么盖这个酒店。不懂管理、不会施工,其间他遇到了如横梁承重、木质风化、空间布局等一系列问题,他就去请教专家、查找资料,自己研究数学、物理、化学知识。

酒店原计划建造三层楼,但当房屋结构搭建好后,查嵘站在三楼来回踱步,“空间不够开阔。”于是一念之下,他不惜浪费200万元将酒店重新改建,变成了两层楼。

倾注大半身家,看似商业化的酒店,查嵘却不按常理出牌,只建了区区17间客房,“打从盖房子的第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考虑经济上的问题,只想为后人留下一座徽雕艺术的建筑。”

耗时两年,“查嵘艺术情怀”酒店即将在今年年底竣工,“未来我计划在全世界创建1000家酒店,通过这种方式让徽雕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然而,筹建酒店的资金从哪来?如何保证酒店的安全、消防、设备合规?又如何运营管理酒店?面对种种实际问题,査嵘清楚地意识到想要打造1000家酒店,但凭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为此,他专门成立了汇集各行业精英的“一行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落地安徽、江苏、江西三省。

“这个平台将汇聚政、商、艺术界高端人士,形成一个有机的融合体。集百家所长,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共同推进徽雕酒店事业。”从1家到1000家,让梦想照进现实,査嵘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决心创建木雕酒店并不是查嵘一时兴起,而是他在徽雕领域积累多年后的开花结果。徽雕第27代传人、中国传统工艺领军人物、中国雕刻工艺大师……

多磨多难、大起大落的人生让査嵘练就了豁达的心态,也让他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风险不是钱财的得失,而是能不能做出更好的作品。”

査嵘2013年在合肥开设了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翻开了人生的新篇章。

而曾经的磨难也化作新的创作灵感,他想创作一幅“徽骆驼”,展现徽商自古以来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精神。为了找到有独特肌理的石料,他拉着板车跑到山里,两天后的傍晚在河边发现了一块百斤重的大石,背面光滑无比,表面凸起处就正如骆驼的毛发,真是再合适不过。

但此时天色已黑,如果叫人来搬恐怕摸不到地方,于是查嵘咬咬牙,徒手用绳子系住石头,拖拽到板车上,步行几个小时把它推回了家。“想想自己吃过的苦,这对我来说都不是事。”

倾注了感情和心血雕刻而成的“徽骆驼”,最终被徽雕爱好者以200万元收藏。

现在,査嵘不仅在合肥安徽饭店和三国遗址公园开设了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同时还承接了合肥城隍庙的改造工作。他计划在此次改造中融入传统雕刻文化和徽雕作品,全面提升城市的地标形象。

为世界呈现最美的徽雕

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办公楼开展维修改造,其中作为接待世界各国领导和重要人士的贵宾厅需要重新设计一组彰显中国传统文化的墙壁装饰作品,于是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甄选,经过一轮轮的考察,查嵘从众多传统手工艺大师中脱颖而出,进入了文化部机关服务局主任都海江的视线。

“我们不规定具体的主题,让你自由发挥,设计一组能充分展示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砖雕作品,你能做到吗?”

“我是一个安徽人,一定要用徽州的砖和技法来向世人展现徽雕传统文化。”为了恢复徽州传统的制砖工艺,査嵘撸起袖子跑到田间地头采集各种泥土,反复试验,最终从泥料中加工提取出细腻的泥浆烧制成砖。

创作中,查嵘将历史上中国接见外国使节的细节和徽州人家招待客人的传统习俗巧妙地融为一体,采用传统立体镂雕手法,将每一个人物形象雕刻得栩栩如生,“俗话说相由心生,我要让笔下的人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历时一年,查嵘完成了这组长6米、宽5米的大型砖雕壁画,壁画彰显了中国款待友邦的大国气度,成为向世界展现徽州三雕文化精华的杰出作品之一。

然而,查嵘并不满足于个人的艺术事业功成名就,在徽雕这条路上他希望挑战更大的目标,那就是推动“徽州三雕”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和发展。20166月,中国徽州三雕艺术在联合国展出,査嵘作为代表在开幕式上发言致辞,“这不仅是对我的信任,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随着近些年国家对工匠精神的大力倡导,艺术品市场越发活跃,但与蓬勃发展的徽雕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专业人才匮乏、缺乏市场化运营已经成为制约徽雕事业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市场需求量很大,但真正做的好的雕刻师却不多。”

2017312日,由文化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联合制定的《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经国务院同意并发布,计划提出要发掘和运用传统工艺所包含的文化元素和工艺理念,丰富传统工艺的题材和产品品种,提升设计与制作水平,提高产品品质,培育中国工匠和知名品牌,使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广泛应用,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消费升级的需要。到2020年,传统工艺的传承和再创造能力、行业管理水平和市场竞争力、从业者收入以及对城乡就业的促进作用得到明显提升。

为了落实这项计划,同年11月,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工艺发展工程工作委员会和中国标准化协会传统工艺技术委员会同意组建全国徽州三雕鉴定评估标准专家委员会,由査嵘担任主任。

“国家把制定徽派古建筑考评标准和人才评定的重任交给我,我就要让更多的手工艺人提升专业技能。”

在雕刻界,查嵘享有“开脸第一人”的美誉,即他雕刻的观音雕,无论哪个角度看都神情饱满,惟妙惟肖。这不仅得益于他深厚的雕刻功底,同时也是他对艺术创作独特见解的佐证。

查嵘介绍,目前徽雕艺术的应用多集中在艺术品创作、古民居修复和现代徽派建筑建造三个方面。在他看来,艺术创作是徽雕艺术的根基所在,古民居修复让传统文化得以传承,而现代徽派建筑的兴起则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走近三雕艺术。

古代徽商内敛含蓄,三雕艺术尽藏家中,如今身为徽雕传承人,査嵘要让深藏在大山里的徽雕走上世界的舞台,而匠心打造的徽雕酒店或许正是他践行梦想的最佳途径。

(吴燕  段宗涛  汪博宇)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