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畅所欲言谋发展 信心倍增再起航
本报讯 10月10日下午,安徽省工商联在机关会议室召开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座谈会,专题学习《中共中央...

生意真经

饿了么CEO张旭豪的生意经:如何从独角兽变身小巨头?

发布日期:2017-10-11 作者: 来源:

  

编者按:埃森哲在《满足不间断的购物需求》中提到,数字技术、移动技术和社交技术使得购物行为更加动态化、便携化与持续化。这既会对广告和促销等营销活动产生影响,也将改变购物过程中销售、服务和其他各项环节。

张旭豪创办“饿了么”,正是因为依赖网络订餐业务一个常态化的基础性功能,进行不断地营销模式的创新。

 

 

□〓刘明德

 

20172月,上海青年姚明成为了中国篮协主席,坐到主席台上,用上了保温杯喝茶,半年后另外一位爱打篮球的上海青年张旭豪收购了直接竞争对手百度外卖。年过30,发胖与发达,他们都做到了。

2013年之前,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都是一个喜欢发微博的创业青年,他的微博可以分为两个主题:饿了么与篮球。

篮球是一项对抗激烈的运动,与姚明一样,张旭豪也在少年时就接受了专业队训练。这项爱好并未随着张旭豪事业的扩张而衰减,在饿了么已经拿到战略轮投资、成为国内知名的独角兽、搅动着外卖行业风云的20175月,张旭豪依然会在朋友圈分享自己整晚打篮球单挑四小时的经历。

 

“最后我还是赢了,灵活小胖子。”

 

小胖子是张旭豪对自己的戏谑,创业近十年,他的体型随着饿了么一起扩张,体型的变化是工作繁重缺乏锻炼带来的工伤,不过变胖并非一无是处,由于变胖,今年32岁的张旭豪看起来似乎更加稳重,更加符合他身为数十亿美金估值独角兽掌门人的形象。

2013年之后,张旭豪发微博的次数急剧下降。201312月,美团加入外卖市场,4个月后,百度外卖上线,它们成为饿了么的重要对手,同时将外卖这个行业,带到更多资本面前,掀起一个新风口。

团结队友、绝杀对手,这是篮球场上一名组织后卫能做到最高境界。张旭豪从拿下经纬中国投资开始,就一直在联手,红杉、金沙江、中信都是业内响当当的投资方,直到2015年收到了阿里将近13亿的投资,他终于有了代表大佬上场的资格。经此一役收购百度外卖,他也有了与王兴(微博)决一死战的资格。

 

从大学宿舍开始的生意

 

饿了么的成长伴随着战争以及质疑,它的故事与Facebook有一点相似——都是从大学宿舍开始的。

20164月,在对外宣布拿到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投资的12.5亿美金之前,张旭豪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栏杆一定要是黑的,地面要灰的,墙要刷得很白。有些地方要有些裸露的砖头,对对,工业风的感觉。”

坐在记者面前的张旭豪兴致勃勃地回忆起创业之初——八年前第一次动手装修房子的情形。他的双手在空中有节奏地比划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就像在回忆一次快乐的郊游。

2008年,一部名为《社交网络》的电影上映,Facebook早期那种自由、硅谷式办公氛围打动了同样处于创业初期的张旭豪。看完电影后,他和几个哥们儿合计,在紧挨着上海交通大学的地方,租下了一个大别墅。

大别墅其实是一个“毛坯”,这正合张旭豪的心意。他又从别处租来了一辆二手的桑塔纳汽车,拉着大家去建材市场采购装修材料。正值上海的酷暑天,桑塔纳的空调已经坏了,“真的是热得要死”。

那一年张旭豪23岁,他和研究生同学康嘉开发的网上订餐服务“饿了么”,在上海大学城已经打出了名气。

创业3年,还没有一个投资人愿意给他们投钱。创业八年之后,这家创业公司拿到了来自阿里巴巴开出的一张巨额支票。

2016413日,饿了么对外宣布获得来自阿里巴巴12.5亿美元融资,外界称其融资后估值达到了45亿美元。这一估值也超过了彼时新浪和优酷土豆的市值。

 

绝地翻盘

 

来自阿里巴巴的投资对饿了么意义重大。

宣布获得阿里巴巴投资的六个月前,即201510月,饿了么D轮投资者大众点评宣布与美团合并,而后者正是饿了么最大的对手——美团在201312月上线了外卖业务,它利用自己出名的铁军力量,正在不同城市与饿了么展开激烈角逐。

一场合并过后,饿了么处境尴尬,昔日的盟友成为对手,而对手却可能成为盟友,一时,饿了么将与美团外卖合并的传闻广为传播,但张旭豪言辞坚定的否认了这一传闻。

2015年下半年,在合并传闻甚嚣尘上之时,张旭豪公开对外表示:饿了么不会与美团或者美团外卖合并,江湖上一直流传的合并的消息,都是谣言。

此时饿了么面对的是一个对手强大、弹药充足而自己的盟友却已经撤退的危险现实。在外卖的战场上,草根出身的饿了么遭遇来自巨头的左右夹击,尽管如此,张旭豪并不愿意放弃主导地位,这正是其强硬否认将与美团外卖合并的重要原因。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张旭豪同王兴见过数次。对于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合并之后成立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张旭豪说。

好在在20158月,饿了么获得6.3亿美元F轮融资,足够在相对长的时间内应对来自美团外卖、百度外卖挑战,相对从容的找投资。而巨头之间利益的博弈,再次给了饿了么喘息的机会——与美团关系恶化后,阿里开始寻找O2O领域新的扶持者。饿了么成为它的新目标。

尽管有人嘲笑饿了么捱过考验、拿到阿里的投资是站队的成功,但不可否认,获得阿里帮助后的饿了么,真正在市场立稳脚跟。

 

做最接地气的外卖生意

 

201611月,张旭豪第一次参加了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是国内规格最高的互联网行业大会,以参会嘉宾的身份走进乌镇,意味着张旭豪已经真正走到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聚光灯下。

他行程紧凑,当天上午从上海赶到乌镇,晚上便匆匆离开,到会期间,除了参加论坛,还安排了多个采访。记者在会场旁边的咖啡厅见到张旭豪时,随行的饿了么公关告诉记者,张旭豪已经接连接受了多个采访。

张旭豪并不是一个喜欢接受采访的人,财经天下在《枭雄张旭豪》一文中写到,在一次饿了么的高管例会上,讲着讲着,张旭豪突然转过来对公司负责PR的副总裁说:“比如说,为什么老是给我安排采访,让我说一些我自己都不喜欢的话。”但是他也知道,熟练地同记者交谈,正在变成他必须要做的工作之一,否则就不会有这些采访。

饿了么能走多远,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8年前那两个在交大校园里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的小伙子。康嘉和张旭豪,他们是这家公司的两个大脑。

张旭豪的性格更张扬,是这里的国王,也是公认的“坏人”,一些老员工开玩笑说,自己是被Mark(张旭豪的英文名)骂大的。媒体也在有意宣扬他的这一面,比如他在会议和面试过程中睡觉,或者拉着员工边上厕所边谈事儿。似乎这样的“不正常”,能让他显得更有魅力。

Mark跟当时别的年轻创业者都不一样,对自己要什么,其实他脑子特别清楚。”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对记者说。张旭豪第一次站在创业大赛的台上描述自己心目中这个创业公司时,就给他留下了一些特别的印象,这也促成了他后来对饿了么的投资。当然,这笔投资也让他收益颇丰。

饿了么在竞争激烈的2014年和2015年快速成长起来,张旭豪也正是在那两年快速发胖,2016年下半年,随着饿了么的生存环境得到改善,他也开始尝试减肥。

他曾在社交网络上晒出自己的正餐食物:一份蔬菜沙拉。配文,“现在感觉吃草好像比吃肉舒服!”并特意说明是在饿了么上点的。他同时告诉友人,自己已经瘦了十公斤。

好运在获得阿里投资后再次降临:曾经与其在白领外卖市场上有过激烈竞争的百度外卖,由于百度调整发展战略,已经寻求卖出。在与多家潜在投资者攀谈破裂后,2017年夏末,饿了么成为了那位最终的接盘者。

2015年时,饿了么遭遇了来自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双面夹击,两年后,来势汹汹的百度外卖决定退出战场,饿了么后面站着阿里——它曾是美团的投资者,现在却似乎成为了敌人。局面将再次发生变化。

外卖市场如果从三国杀演变为两寡头之争,饿了么与美团之间的对抗将继续升级。在接受深网采访时,张旭豪曾表示外卖的渗透还远远不够,而行业格局的改变,意味着张旭豪在实现每一个路口都能看到“蓝色身影”的同时,还需要抵御来自对手的攻击。

地推是外卖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做着最接地气的外卖生意,张旭豪却是硅谷精神的信奉者,他崇拜乔布斯,他还记得电影《硅谷传奇》中乔布斯用一只小小的鼠标改变人机交互方式给他带来的冲击,解决一个小问题,影响改变很多人——这也是他在“饿了么”一直奉行的理念。

23岁创业时,张旭豪还是一个喜欢逃课打游戏的大学生,九年过去了,他成为了外卖市场巨头之一的领导者,外卖的存在,改变了很多中国人,尤其都市上班族的饮食习惯,无论饿了么与百度外卖的故事要如何继续,张旭豪“影响改变很多人”的目的已经实现。

(来源:腾讯科技)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